厉害了! 特朗普外孙女唱的这首中文歌曲,原来是北海人创作的…

澄怀观道ABC 发表于 2019-02-12 19:11:14 | 只看该作者
0 0
【说文解字】

睇嘢:【发音tái yé】意思为:看东西

       中美两国元首夫妇11月8日在故宫博物院宝蕴楼茶叙时,特朗普使用平板电脑向习近平夫妇展示外孙女阿拉贝拉用中文演唱歌曲、背《三字经》和古诗的视频。

       习近平夸奖阿拉贝拉中文水平进步,说可以打“A+”,表示她在中国已成为小明星,她也能有机会来中国。

       看阿拉贝拉表演视频:


       在新华社发布的视频中,阿拉贝拉用中文演唱的歌曲歌词为——“我们的田野,美丽的田野,碧绿的河水,流过无边的稻田。无边的稻田,好像起伏的海面。平静的湖中,开满了荷花。金色的鲤鱼,长得多么肥大……”

       据了解,这首歌曲名为《我们的田野》,创作于1953年,由管桦填词、张文纲谱曲,是一首深受几代中国少年儿童喜爱的抒情歌曲,传唱60余载经久不衰。

       在特朗普向习近平夫妇展示的视频中,除了演唱这首歌曲,阿拉贝拉还背诵了《三字经》片段,以及两首李白的唐诗——《望庐山瀑布》和《早发白帝城》。


       你知道吗?阿拉贝拉演唱的这首《我们的田野》是由我们北海合浦人张文纲创作的!!!

       是的,你没看错!北海合浦人张文纲!我们珠乡的骄傲!

   张文纲1919年12月出生在合浦县廉州镇。1936年17岁的张文纲成为当地救亡运动、抗日宣传队的骨干,并担任廉州中学歌咏团的副团长。张文纲从事音乐活动可以说是从唱抗日救亡歌曲开始的。



(为了了解张文纲所走过的音乐创作之路,北海电视台《北海儿女》栏目于2008年在北京专门登门拜访了中国交响乐团合唱团创办人之一、中国著名指挥家严良堃,1940年著名的《黄河大合唱》就是由他首次指挥演唱的。严老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深情回忆起一起战斗过的日子。)

严良堃:他是北海人,抗日战争时候,他已经在党的领导下进行工作了。在周恩来领导下,参加大后方的新音乐工作,一方面他参加新音乐活动一方面在那学习,那时候他已经写了好多歌曲了,比较活跃。


张文纲于1939年,创作了第一首歌曲《漓江》,1940年在重庆参加“新音乐社”的工作,而后转到重庆青木关国立音乐院作曲系。他的早年作品有:合唱《爱好自由的人们》、《壮士骑马打仗去了》和朗诵作品《我们站起来了》。


 1989年严良堃和张文纲在一起

严良堃:后来,他在音乐院毕业了,大约在1945年,我们知道冼星海在莫斯科去世了,为了纪念冼星海,由中共驻重庆代表团发起举行“星海的纪念音乐会”,参加音乐会的有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叶剑英、叶挺,还有一些民主人士如郭沫若、李公朴等等这些人。为了这个音乐会,他写了个曲子,叫《星海悼歌》,这个歌在当时还是很有特点的。


1938年4月,19岁的张文纲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党的领导下,他用音乐做匕手和投枪,唤醒人民群众参加反饥饿,反内战的革命运动。这时期他不仅完成了《我们要吃饭》和《向着民主的道路前进》等进步歌曲,同时还为田汉作词的电影《忆江南》和《鸡鸣早看天》谱了曲,那个时期的张文纲,在创作合唱歌曲的技巧、技法上已颇见功力。

严良堃:他主要是在发挥合唱的功能性来讲它向前跨了一步,为合唱的发展起了一定的先导作用。


张文纲与夫人王克芬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这一年张文纲和在武汉结识的的王克芬结婚了,张文纲是作曲家,王克芬是舞蹈演员,因此他们的结合就被文艺界称誉为“歌舞之家”。


王克芬女士比丈夫小8岁,四川云阳人,父亲是清代科举考试最后一届的秀才。因此从小受过良好的私塾教育,这为她后来从事舞蹈史的研究打下了良好基础。年少时为了逃婚而离家,并参加了在地下党领导的第六抗敌演剧队,并显示出良好舞蹈天分。王女士说在演剧队感受到的团结、乐观、无私的精神是最宝贵的人生财富。后来当演剧队的队员生病时,她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戒指和项圈换成钱给队友治病。)


“1946年,王克芬成为著名舞蹈家戴爱莲回国后的第一批学生。戴爱莲被誉为“中国舞蹈之母”,中国当代舞蹈艺术先驱者和奠基人之一。戴爱莲是芭蕾舞科班出身,而她对民间舞蹈也有着很深的造诣,在艺术上的兼容精神十分令人佩服。王克芬回忆说,戴先生精于芭蕾和现代舞,编创的舞蹈《进行曲》演出时一鸣惊人,成为她的保留曲目。戴爱莲给王克芬的不仅是舞蹈艺术上的指导,还有生活上的关心。当时乐舞学院交费学习的学生人数并不多,而戴先生教自己认为有前途的学生又是全部免费的,生活十分艰苦。


王克芬主编的中国舞蹈词典


(2008年我们专程来到王女士的家采访,房子依旧是80年代建的老房子,虽三房一厅,但也就70平米左右,房屋陈设非常简单,都是老式的家具。采访王女士时,她已经82岁,但依旧担任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敦煌研究院兼职研究员。我们采访她的时候恰好一位博士生来到家里上课。中午就随便和学生一起煮点东西吃,非常和蔼可亲。


北海电视台《北海儿女》摄制组在家中采访拍摄


(考虑到王女士年事已高,我们去采访前特意买了一些菜,中午就和老人家一起在狭窄的客厅里简单吃了顿便饭。身为中国舞蹈史研究领域泰斗级人物,德高望重的王女士非常随和,她曾与张文纲一起回过北海,对我们这些来自北海的“小孩儿”非常热情,像一家人一样亲切。但是当我们开始采访她,回忆起与张文纲一起走过的日子的时候,又不免勾起她许多伤感的回忆,中途几度中断。可见二老感情之深。)


王克芬:一解放以后,他就跟我提出,好吧,咱们结婚吧。就选了一个日子,也就是上海中国音乐家上海分会成立那一天,所以他们开了成立会,就到我们结婚那个地方。由于没有钱租什么饭馆,所以是在一些个朋友的家里,每个人都出了两毛钱,两毛钱可以吃一顿饭了。


张文纲和王克芬在上海举办了结婚仪式后,就双双调入了北京,张文纲到京后,先后历任中央音乐学院业务部副主任、作曲系主任、中央音乐学院音工团创作组组长、中央歌舞团创作组组长、中央乐团创作组组长等职务。王克芬则出任中央民族歌舞团的编导兼演员。


1951年初,32岁的张文纲有了女儿张娜依,1955年6月儿子张宪阳降生,添了一双儿女的“歌舞之家”更是幸福融融。


 
 1951年随着“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声,张文纲和作家管桦一起奔赴了朝鲜战场。当时的朝鲜战场,仗正打得激烈,为了搜集中朝两国人民团结战斗的英雄事迹,张文纲和管桦不畏艰险,冒着轰鸣的炮火和纷飞的弹雨深入到前沿阵地。从而创作了朝鲜人民不畏枪林弹雨为志愿军送水送饭的大合唱《飞虎山》,表现了中朝人民深厚友谊和国际主义精神。


王女士至今仍保留着当年的文稿


严良堃:这首曲子后来在1953年时候,到布加勒斯特举行的世界青年学生联欢节,那里有各种表演比赛, 各类比赛,比赛中这个大合唱得了三等奖。这是不错的,这在当时等于是我们的合唱音乐作品头一次在国外得奖。


   张文纲一生创作的作品有三、四百首,其中有两百多首优秀的少儿歌曲在全国广为传唱,当我们问及歌曲《我们的田野》创作背景时,女儿张娜依十分动情的对我们说当时爸爸在想象呢:他们在欣赏祖国那种辽阔美丽的田野,洋溢着对新中国的那种热爱之情。当时管桦叔叔用特别快的速度就把歌词写好了,父亲看了以后,没用多长时间,这旋律就象是从他心里流出来一样,非常的快,这首歌就谱好了。


《我们的田野》这首优美的歌曲节奏舒缓,抒情动人,50年来这首歌以超强的艺术魅力,倍受人民喜爱。1980年这首歌获得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评比一等奖。1993年,这首歌还入选为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作品。

严良堃:文纲的东西是这样,从技巧上讲,当然技巧比前人功底要深一些,另外,这个人写东西细腻,很规整,他的东西很少有笔误的,所以他所有的作品都可以作为音乐学院上和声课的范例。


“文化大革命”的开始,中国文化遭受了一场浩劫。张文纲也同文艺界的许多颇有才气的艺术家一样,被打成了“历史反革命”,送进了牛棚。曲子不能写了,琴也不能弹了,《我们的田野》也不允许唱了。


从1970年到1982年,张文纲被开除了党籍。由此,王克芬也被戴上了“反革命家属的帽子”。女儿张娜依被送到内蒙古去当牧民,一家四口人,被分离成四个地方生活。


与老搭档作家管桦合影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才给张文纲带来了音乐的春天。1982年1月3日,中央乐团为张文纲恢复了党籍和行政职务。而后,张文纲还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一、第二、第三届理事。并担任中国音乐家协会机关刊物《人民音乐》的编委,1984年任《儿童音乐》主编。

王克芬:平反以后,他非常想开一个他的作品音乐会,但是如果请一个管弦乐队,又要请合唱团,那么这个规模很大,我们没有那个力量。因为他主要还是声乐作品多,所以就把他声乐作品当作张文纲合唱音乐会这样一个题来做的。


1989年7月18日,对张文纲和中国音乐来说,都是值得庆贺的日子。由中央乐团、中国音乐创作委员会、儿童音乐学会联合举办的张文纲作曲50周年合唱作品音乐会, 在北京音乐厅隆重举行。



音乐会演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掌声、鲜花一起涌向张文纲。


采访中王克芬女士找到了一段张文纲在音乐会上珍贵的讲话录音:惭愧!人,活了七十岁,曲,写了五十年,但在宏大瑰丽的音乐宇宙中,我增添的只是一点儿宇宙尘,细小而稀少,实在微不足道,今天,能将其中一部分集中起来演出,我是激动的。张文纲用其毕生的精力和心血洒下的这点“宇宙尘”,得到了人民的认可和传颂,他是欣慰和喜悦的。


张文纲夫妇与原北海市文化局局长、已故著名水彩画家蔡道东合影


与北海著名作曲家苏文进合影

1989年,带着喜悦的心情更带着对家乡北海的眷恋,他携夫人王克芬一同踏上了故乡的土地。美丽的北海,展开了热情的双臂,拥抱了这个为抗日救亡运动,为新中国建设、为亿万少年儿童,谱写出美妙乐章的人民作曲家。期间举行了张文纲作曲五十周年座谈会。

蔡道东:当时他的夫人和张文纲先生带着告慰家乡父老的心情回到北海来,他在音乐上成就很大,他给我的印象是:毕生爱国、爱民、爱家乡。这个也是他给我的第一个印象,他给我的第二个印象是:有才、有情、有智慧这么一个人。第三个是:他这一生非常刻苦、非常勤奋,作品非常丰硕。他是一个优秀北海儿女,他的精神永存。


星移斗转,潮涨潮落。张文纲从北海回到北京后,去医院检查发现胃癌已进入了晚期,他住进了北京第六人民医院,生命垂危的张文纲此时还惦念着《儿童音乐》的编辑和出版工作。并坚持为两本儿童歌曲集作序。


  1990年5月21日,北海人民优秀的儿子、人民音乐家张文纲走完了七十一年的人生历程。为人民贡献出心血和精力的人,人民永远惦记他。5月31日上午,中央乐团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大礼堂为中国共产党党员、革命音乐家张文纲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人民音乐家走了,带着他对音乐事业的不懈追求,也带着他对故乡北海的眷恋,经国务院批准,张文纲的骨灰被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每年清明节和张文纲的祭日,王克芬都要和孩子一起来到这里探望他,以寄托他们不尽的思念和缅怀之情。


王克芬:他的病情急转直下转直下以后,就跟我说:“克芬,我们两个老说要一起合葬,要是我走了,你把骨灰放家里,等到你什么时候走了,我们放在一起,完了叫孩子们把这骨灰拿到北海去,撒在海里、撒在沙滩上。


   采访结束后,王克芬女士欣然为摄制组题词:宣扬北海儿女的革命传统,发扬北海儿女的奋斗精神,愿子孙后代,永世不忘,代代相传!

最后,让我们一起重温这首北海人创作的经典歌曲吧!


END

图文编辑

@睇嘢小韦【原创 转载需注明】

素材收集

新华社、北海电视台《北海儿女》

《北海风尚》公众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焦作原创音乐社区

© 2017-2018 yuantaiston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