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有多了不起?一首歌、一段朗读、一篇文章告诉你

王通 发表于 2019-05-08 16:28:46 | 只看该作者
0 0

在《经典咏流传》的舞台上,陈彼得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重新谱写了震人发聩的旋律。他告诉辛弃疾,他梦想中的盛世中国实现了!


其实辛弃疾这个人,他的一生是“为祖宗、为社稷、为生民”而梦寐以求抗御外侮、恢复统一的一生。他把满腔激情和对国家兴亡、民族命运的关切,全部寄寓于词作之中 。他早年在《美芹十论》里说:“符离之师确有生气。”晚年在〈永遇乐〉词里称赞刘裕的出师北伐是“气吞万里如虎”。这些战役的后果虽有不同,但都是要求主动打击敌人,恢复祖国的统一的。这是辛弃疾最大的政治抱负,也是辛词的主要思想内容。


朗读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播音员 忠诚
配乐丨谭盾 - 电影《英雄》插曲 For The World


公众号曰天者说的作者房昊写了一篇关于辛弃疾的故事。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帮助大家更了解辛弃疾的世界。


从前有个对朝廷失去信心的老臣,拉着朋友一起隐居山林。奈何几年之后,朝廷征召,朋友又跑了。朋友不仅跑,还喊老臣,说走吧,上班去吧。

老臣:要去你去,我不去,去了生气。

朋友苦口婆心,说你想想岳阳楼记,想想吾曹不出如苍生何。

老臣置若罔闻。朋友能有什么办法,朋友当然只能自己去上班,上班时候还听到老臣写了新诗。

诗曰:江风索我吟,山月唤我饮,醉倒落花前,天地为衾枕。

自在得很。

每逢朝廷出了什么破事,老臣都会安慰自己,说不生气,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我若气死谁如意,况且伤神又费力。

老臣的晚年格言:人生只有一件事罪不可赦,那便是唐突辜负清风明月。

朋友能怎么办,朋友也很无奈啊。不过还没无奈几天,朋友就蒙难了。朋友不久前跟一位奇士结交,成为朋友,劝他克己复礼,不要天天想着北伐,国力尚不充实。


这话朋友自然也在朝中说过,朝中奸臣韩侂胄正想借北伐之势,图谋名位,必要除之而后快。遂掀起党禁,要清算理学,连根拔起。但凡参与理学的,都算奸党。

而朋友名叫朱熹,罪名便是“伪学魁首”,遭逢连番打压,病逝建阳。消息传来,老臣仍在山中,念叨着不生气,不生气,渐渐沉默下去。那几年,党禁严苛,不允许给朱熹送葬。老臣年迈,离得又远,大抵是没有去的。

葬礼上门生故旧,到场寥寥,只有朱熹不久前结交的那个磊落奇士,是从千里而来,昂首阔步,无视朝廷封禁,痛哭长吟:

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

这位奇士,便是辛弃疾。几年后,韩侂胄解除党禁,启用辛弃疾,准备再度北伐。然而军备不足,民生凋敝,所谓北伐不过是一场图谋名利的幻梦。

除非有奇迹发生。

金朝内部不稳,奇迹未尝不可能发生。

辛弃疾一声长叹,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终究还想试试只手补天裂,忧心忡忡里,他踏往赴任之途。奈何六十八岁的辛弃疾病逝途中,再也没机会打出场奇迹般的胜利。而将帅无人,并不能更改韩侂胄北伐的决心。

那位隐居山林的老臣年近八十,缠绵病榻,此刻再也平静不下来了。怒发冲冠,那把心火将老臣径直从病榻上烧起来,上奏朝廷,痛哭失声。

“韩侂胄奸臣,专权无上,动兵残民,谋危社稷。吾头颅如许,报国无路,唯有孤愤!”

这把怒火烧光后,老臣又书十四言别妻儿,笔落而逝。这段悲郁慷慨的遗言我曾写过,老臣正是杨万里,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杨万里。只是我刚刚才知道,原来在隐居的这些年里,时局动荡如此,杨万里的心态几经变化。


人唯一事罪不可赦,那便是辜负清风明月。到头来,还是放不下家国社稷,天下苍生,唐突的风月闲散事,只能来世再还了。



那些折而不挠的道学,从不言弃的北伐,也只能等着下一批少年,再来指点江山了。


而今天,74岁的陈彼得见证了祖国翻天覆的变化,他通过他的歌声穿越古今告知辛弃疾:


他梦想中强大的中国,经过我们的努力实现了!

“辛弃疾800年前梦想的盛世中国,我们实现了!”74岁台湾乐坛传奇的呼唤一夜响彻神州


部分内容转载自公众号:曰天者说 作者:房昊


大型文化节目

CCTV《经典咏流传》

由绵柔型白酒开创者梦之蓝

独家冠名播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 · 王通 | 主题: -, 订阅: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焦作原创音乐社区

© 2017-2018 yuantaistone.com

返回顶部